教学科研
教研动态
学科在线
老师在线
科技活动
名师风采




























































搜索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EWFD
  忘记密码?
科技活动  
打开诚信这扇窗户
来自  本站    添加时间:2008/11/17 0:00:00

 

语文科   林军芳

 

这是我经历过的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主题班会课,但它又不仅仅是一节简单的主题班会课,这是一节没有下课的班会课,这是一次人生的历练,它不断地激发着学生进行诚信的思考、选择、放弃、反复……这就是本学期发生在二(5)班的一节,不,应该是一系列的品德教育班会课——诚信教育。

班会课在谢宇文老师精心设置的情景中进行着:考一考诚信成语知多少,学生分小组进行竞赛,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抱诚守真、诚至金开、赤诚相待、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一言九鼎、一诺千金、言而有信、金口玉言……各小组争先恐后的说出了许多有关诚信的成语;讲一讲诚信小故事,班长连琼君讲了《华盛顿讲诚信的故事》,陈嘉倩同学讲了《诚信小故事》,故事真挚感人,发人深思;测一测你的诚信度,设置了一些同学们生活学习中常见的情景,来考察学生的诚信,问题一:如果你某一次考试考得不好,你会把真实成绩告诉家长吗?叶兆良同学说:“我会告诉家长,我这一次没考好,下一次一定会努力考好。”问题二:如果再上试验课时,你的好朋友打烂了试管,你会告诉老师吗?郭倩文同学站起来回答说:“我会的,做错事请要勇于承担。”问题三:如果你没按时完成作业,你会告诉老师真实的情况吗?这次回答的是徐毅芳同学,“我会告诉老师,我忘记了。”她快速的说,似乎一切问题都有了完美的答案;最后一个环节,是写一写倡导诚信小卡片……学生按照公开课的模式中规中矩的进行答疑,有条不紊地解决问题,和老师的配合也非常默契。诚信的道德品德就在这一问一答中输入到了学生的脑海里,这是我们常见的一种德育的形式。

令人心动的时刻还没有出现。离下课还有3分钟,正在听课的陈建端校长又开始“搞小动作”了,传小纸条给正在上课的谢宇文老师:“课后留学生5分钟”,我们等待着精彩的出现,但由于下一节还是另一个班的主题班会课,不便留下,只好作罢。

下课铃响了,主题班会课圆满结束,但,诚信教育的大课堂才刚刚拉开了序幕。放学前,陈校长要求我放学后把二(5)班的学生留了下来。我问:“陈校,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陈校神秘的笑了笑说:“等会儿就知道了!”不知道校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难道好戏在后头?我带着几分担忧,几分疑惑,几分好奇来到了二(5)班的课室,向学生们宣布:校长将亲临二(5)班,并上10分钟的班会课。这像给平静的湖水扔下了一块巨石,激起了无数的涟漪。同学们一下就议论开了:为什么要来我们班?我们班出问题了?校长真得要来吗?我与同学们一起,焦虑地期盼着校长的到来。

迎着放学的铃声,校长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这温暖的笑容一下子就溶解了空气中紧张的气氛。校长开口说道:“二(5)班的学生是非常优秀的学生,二(5)班也是非常优秀的班级。我有几个小问题想与二(5)班的同学切磋一下。”课室里很安静,但可以看出这亲切的话语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刚才,班会课上的诚信成语、华盛顿诚信小故事、和同学们的回答令我十分感动。有两个小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校长边说边走到回答问题的郭倩文和徐毅芳同学身旁,问道:“如果实验打烂的试管仅仅值1毛钱,而打烂试管的A同学则是你最好的朋友、死党,你还会告诉老师吗?”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郭倩文同学身上,只见她坚决的说:“会!”校长紧接着问:“那么,A同学威胁说如果你告诉老师,我们就绝交呢?” 郭倩文咬着牙,面有难色,停顿了一会儿,说:“会的!”校长仍然紧追不放,“为了1毛钱的试管说真话,伤害了同学的友情,你认为值得吗?”

郭倩文已被逼得脸红脖子粗,招架着说:“我会说服她向老师自首,如果这么小的事都不能承担,那么,她不值得我交往。”“GOOD!”校长点了点头说。接着又向回答作业问题的徐毅芳同学提问,“你刚才说,如果你没完成作业,你会把真实情况告诉老师。”“是的。”“如果老师说,没按时完成作业的同学将被罚抄100遍,你还会说真话吗?” 徐毅芳快速的答道:“我还是会的……”但声音有些低。校长不等她说完又问:“罚抄200遍、300遍,甚至是500、1000遍呢?”“我……我还是会说真话……” 徐毅芳惴惴地说,声音更低了。校长似乎很满意,又点了点头。

到这里,我算是听明白了,这“如果”再“如果”是一环紧扣一环,环环相扣,暗含玄机,让人喘不过气来。让学生直面更真实、更生活,也更残酷的现实中去体验问题,快速的思考问题,作出判断,得出结论,没有回旋的余地。友谊、罚抄这可是学生的软肋,难怪学生回答问题时脸红耳赤,心跳加速,语气不畅,它触动的是学生最真实的情感,这应该是诚信教育更深层次内涵的挖掘。我不由得佩服校长的这几句情景假设。

峰回路转。校长又发话了:“如果把诚信的满分定位为100分,那么,二(5)班的同学,你们给自己打多少分?”同学们兴奋起来了,争着喊道:“85分。”“很好,诚信度85分的二(5)班的同学。”校长不紧不慢地说:“我一直有一个理想,不知同学们能不能帮我实现?”校长停了下来,用眼睛扫视全班,同学们都竖着耳朵,睁大眼睛地听着,“我想设置这样一个考场:期末考试没有老师监考,可以吗?”“可以!”整齐而响亮的回答。“成绩要百分之两百真实,可以吗?”“可以!”仍然是那么整齐而响亮的回答。“那么!”校长放慢了说话的语速,一字一顿地说:“这次考试不管成绩如何,二(5)班都会有1/2的学生被分流到别的班,只有成绩优胜者留在二(5)班。这样的无人监考的考试,可以吗?”课室出奇的静,没有人回答校长的问话。天哪!这叫学生如何作出选择?进退两难的选择!百分之百真实的成绩,1/2的学生被淘汰与无人监考的考试,这是多大的诚信考验!看看校长,是一脸的严肃认真,看看同学们则是一个个目瞪口呆。“我给同学们充分的时间考虑,下课!”校长一声令下,二(5)班像被投放了原子弹一样,全炸开锅了。

中午,饭堂、课室、办公室、校长室,三五成群的学生围着同学、围着老师、围着校长在讨论着,争辩着。还有同学追着我问:“这是真的吗?”“我不想分班!”“老师,这可这么办?”话语里都是担忧、不安、疑虑、骚动……这件事激起了他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道德评判,思想的动荡,内心的交火,这就是德育的魅力。

一周后,同学们讨论似乎冷却了下来,但仍有学生问我:“老师,不会是真的吧!期末考试无人监考,学校单独安排我们班座位也不好安排……”他们对无人监考的诚信考验,似乎已有了自己的答案。他们开始逃避问题,他们诚信的天平也开始倾斜……

一个月后,期末考试前两周,我决定对他们再次进行诚信度的测试,我特意安排课前十分钟与学生交流看法。我用商量的语气对同学说:“期末考试快到了,学校想征询一下同学们对无人监考的意见。”我边说边注意观察他们的反应,我一说完,他们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人小声地说:“我无所谓。”、“不要啦!”我停了停,又继续说道:“同学们,下面我们进行一个简单的问题测试。认为有信心参加无人监考考试的同学,请举手。”零零星星的同学举了手,共12人。我接着问:“认为没有必要搞无人监考考试的同学,请举手。”陆陆续续有23人举手。全班52人,12人赞成,23人不赞成,那么,还有17人是弃权。我又问:“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赞成,因为涉及私人问题,请全班同学面向桌面,趴下!”同学们全都整齐地趴在桌子上。我接着往下问:“是因为不相信自己的同学,举手。”缓缓的,有2人举起了右手。“是因为不相信同学的,请举手。”举起了21只右手。“还有其他原因的,请举手。”有8人举手。从这一组数字中,我还了解到,同学们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常常会说一些大话、善意的谎言或无奈的谎话,这些不诚信的表现,也就造成了他们今天的不自信与不信任。

以上的许多“如果”的假设正是合理的运用了美国教育心理学家柯尔伯格的“道德两难论”的方法,像上面的诚信教育中提到的那样,给学生两种特定的情景:一“无人监考的考试”,二“百分之百真实的成绩,其中1/2的学生将在考试中被淘汰”,它带给学生巨大的冲击:该不该偷看?我不偷看别人也不偷看吗?我如何才能留下来?等等,煎熬着学生,他们不断的讨论,不断的寻求各种答案,他们从怀疑到放弃到不自信,就是他们内心波动和思想动荡的痕迹,都说明他们的内心在斗争、挣扎、反复,道德也在不断的内化,进行判断、选择、转化、调整、完善,这种体验令他们的道德逐步走向规范化、社会化,这种道德的内化,大大的提高了德育的实效性。

持续一个多月的诚信教育已告一段落。但我相信这场诚信的考验将永无停止,不仅仅是学生,我们每一个人,这一生将经历无数次各种各样的考验。透过诚信教育的这扇窗口,它让我明白了,作为育人者,我们不应该只习惯于一种常规的德育形式,通过一节班会,一次级会,一场校会,一次活动等等,让学生了解掌握道德品德的知识内容。也不应只满足于已向学生传授了是非善恶的道德准则,而应更深一层去考虑去关注学生的道德认识、情感、意志与行为间是否协调一致。也就是说,我们德育的目标应该是追求学生的内部心理活动与外部行为表现的和谐统一。